新2手机网址

新2最新备用网址网站历史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  >   >   > 正文

王成福:两只小白兔

发布时间:2018/10/10 11:48:44    来源:新2备用网址网    文:王成福    图:佚名    浏览次数:

  今年三月份,偶尔去集市闲逛,一位老农穿着洗的发白的中山装,袖口都磨的发白掉丝,裤腿上还有很多黄土,头上围着羊肚毛巾,用纸箱子兜着六七只小白兔在卖,他说兔子养好了太能生,家里实在没地儿养了,就拿出来找个好人家把这窝卖了吧,旁边一个小女孩拽着老人的衣角,一直嘟囔着“别卖,别卖……”,小孩子都是喜欢小动物的,我儿子也是一样的,碰见小猫,小狗,小鸡,小兔都会蹲下看会儿,我家只有一个小孩,能感觉到在他心里渗透出来孤单,给他买只做宠物也是好的,“多少钱一只?”我问老农,他笑着说“就给十块一只算了”,“给我挑两只吧”我抢着说,一直都想给儿子买一只小兔子,可是在市场里卖的最便宜的也要二十多块一只,稍微大一点的更贵,而且品向也一般,今天这小白兔虽然不是那些侏儒兔,垂耳兔等等花哨的宠物兔,可是它们红红的眼睛,长长的耳朵,白白的身体,活泼而可爱,价格也便宜,正是我想要的。老农憨憨笑着又说“这么好的兔崽,在市场上得卖20一只了,我还有农活,就便宜卖了”。我不好意思的也笑笑接话说“给我拿两只吧”。

  向小卖店要了个小纸箱装着两只最大最活泼的小白兔抱回家,急切的找了些菜叶给它们吃,静等儿子下午幼儿园放学回来给他个小惊喜。小白兔也不认生,看见新鲜的菜叶,窸窸窣窣的吃了起来,三瓣小嘴巴快速的一动一动,发出嚓嚓声,长长的胡须抖动着,两只大耳朵随着小脑袋一摆一摆的,红红的大眼睛闪闪发光,好一对白色小精灵,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了!

  果然,把儿子接回来,他看见毛茸茸的两只小白兔,可高兴坏了,反复哼唱着,“小白兔,白又白,两只耳朵竖起来……”晚饭都顾不上吃,把小白兔放出来到地上喂菜喂萝卜的,可是不一会,地上出现了好多水脚印,原来是小白兔尿到地上被儿子踩到满地都是。这样可不行,妻子把儿子训了一顿,儿子做个鬼脸,我只好把“邋遢”的小白兔放回了纸箱。

  第二天早上起来儿子醒来第一件事先过去看小白兔,他说,箱子里有好多黑珠子,我告诉他,这是小兔子拉的便便,糟糕的是纸箱底部全部被浸湿了,而且一股浓烈的味道,这小兔子也太能尿了吧!只能给它换个纸箱子。在家里养了两天,妻子实在受不了了,只能把它们搬到院子里,好在我们租的房子是镇上的大杂院,还是有地方放它们的,一放出院子可高兴坏同院三个小孩子了,围成一圈,你摸一下,他摸一下,害得我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。

  这里的农历三月,还有一点点寒意,杨、柳、榆排着队,杨絮落尽,嫩黄的榆钱挂满树,柳树嫩芽也不甘心示弱,释放着一冬天的积蓄。几天下来,我发现小白兔还是不能这样一直喂菜,毕竟白菜还一块钱一斤,而且小兔子的饭量还不小,一颗白菜吃两天就没了,得想别的办法。我记得小时候邻居家养小兔,给挖野菜吃,苦苣菜,蒲公英这些带奶的菜都是它们喜欢吃的,可是现在苦苣还没有露头,和邻居们打听到,它们还爱吃榆树叶子,这倒是可以弄到,在家周围的地方有好多榆树,而且现在榆树都已经抽新了。一段时间后我发现,小兔子并不是很喜欢吃榆树叶,在食物有选择性的时候,它们总是把白菜萝卜苦苣等等吃的一干二净,剩下的只有榆树叶,可是有什么办法呢,时间和精力有限,我不能每天去找他们爱吃的菜。

  妻子上班、接孩子放学、做饭,而我送孩子上学、上班,一比较,照顾小兔子的大部分工作自然是分给我的,首先是他们的伙食问题,其次是卫生问题,伙食比较好解决的,在我上下班路上有好多榆树,我在回来的时候顺便撇上一些就可以的,而且周末儿子还是很愿意和我去附近的山上河边,挖些苦苣和蒲公英的。最让我发愁的还是帮它们搞卫生,在土话里有句谚语“羊粪蛋蛋面面光”形容一个人或一家人表面看起来很干净很体面,其实很邋遢,这句话同样适合小白兔,虽然纸箱早就被漂亮而专业的铁丝笼子所代替,但是依然很难清理,时不时还弄的我满手遭殃,心里发毛。

  一天夜里我突然听见,外面铁丝笼子里,翻来倒去的声音,早上我和妻子说夜里可能有野猫想吃小兔子了,它们翻腾的很厉害,妻子说,“是你每天上班累,睡的死猪似的没听见,小兔子每天晚上都翻腾很长时间”,我说“兔子的天性里很重要的就是奔跑,整天把它们圈在笼子里,只能上下跳串一下了呗!”她接着说“而且邻居话里话外好像有点意见了,天气越来越热,兔笼子跟前的闻到真的很浓,邻居都不敢开窗户了,主要碍在他们的小孩都喜欢兔子,也没法说什么了”。

  时间飞逝,转眼已是七月底了,儿子幼儿园举办了毕业典礼,说是毕业,其实还得上一年,由于到了幼小衔接的一年,而单位没有小学,同事们为了让孩子更好的适应新环境纷纷转到老家了,没了生源,幼儿园也只能办到中班,我家同样也面临搬家,好在我的新房子都已经装修好了,刚好过了暑假,就搬过去。现在就开始陆陆续续转移家当,其他的都不是问题,最大的麻烦是这两只小白兔,带到新家吧,真的很难养,不说小区里让不让养宠物,这兔子的卫生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,我和妻子再三商量,还是把它们送去农村老家比较稳妥,这样即可以养好,儿子放假还可以回去看他的小白兔。

  把小兔子送走,或许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了,我再不用上班的路上四处张望,看哪里还有鲜嫩的榆树枝,也不用怕看见邻居的表情而内疚,顿时轻松了许多,但是回家的时候手里没拿些东西总感觉少的什么了,可是回到家恍然大悟,我已不需要再做什么,农村里到处都是苦苣,蒲公英,玉米叶,小兔子不用再吃本来就不太好吃的榆树叶了。

  坏消息是送走小白兔两周后传来的,电话那头,父亲满是抱怨自己,说头天下午一只小白兔死了,第二天早上发现第二只也死了,并且和妻子分析了好多种它们死的原因,我心里咯噔一下,可是死都死了,能有什么办法呢?我安慰妻子别再想了。小白兔的事很快被烦琐的搬家压到脑后面了。这或许就是它们的命,没有选择的权利,我试图改善它们的生活环境,而这却是它们难以接受的,也是致命的。

  小白兔的故事到这里应该划上一个锯齿型的句号了,我的生活归于平静,妻子和儿子顺利的搬到了新家,开始上了学,而我退掉了租房,回到了宿舍大集体,和他们开始了两地生活。就在这个月休假回家,清晨有些清冷,天气连续下了几天秋雨,耐不了冻的树偶尔会泛出黄叶,就像而立的我们,满头的青丝中夹杂着些许白发,这就是岁月的痕迹吧。我和妻子送完儿子漫步在回家的路上,妻子推了我一下,示意看那边,路边水泥台上坐着一位老人,手里握着拐杖,戴着一顶毛线织成的黑帽子,目光涣散,即不看过往的行人,也不看川流的车辆,只是一动不动的坐着,草丛里放着一只和我家一样的铁丝笼子,里面两只大白兔,窸窸窣窣的吃着东西,三瓣小嘴巴快速的一动一动,发出嚓嚓声,长长的胡须抖动着,两只大耳朵随着小脑袋一摆一摆的,红红的大眼睛闪闪发光。妻子说“看人家还养”,“是啊”我也不知道再说什么,匆匆离开了。

  夜里我梦见一家人出去玩耍,去了很多地方,玩的很开心,忽然我看见茂盛的草丛里夹杂着很多很多的苦苣菜,我贪婪的挽着拔着,叫来了妻子和儿子一起来挽,说“这下小白兔可有好吃的了”,儿子奇怪的看着我“小白兔不是在奶奶家吗?”“昂,我忘了!”我愕然,小白兔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,我撒泼似的把满手的苦苣菜抛沙到天空……妻子把我推醒,问我怎么在抽泣,做噩梦了吧!我说没事,时间是早上四点多,灰黑色的天空依然被厚厚的云盖着,没有丝毫想要放亮的迹象,辗转反侧再无睡意,翻看手机,写下此文纪念我可爱又可悲的小白兔,希望它们在另一个世界不再在受笼子的束缚,可以自由自在的释放天性!嗷!对了,它们现在就已经自由了!

相关阅读  »